導演老闆的 Wow Factor

舊文,Steve Jobs 那時剛逝世兩年,重看覺得他的管理很脫俗;身為創業者,說要變成 Steve Jobs 太托大,但走出風格很重要;執行長就是導演,為何有些導演是名導有些不是?由 Wow Factor 決定

Source

賈伯斯逝世兩週年的某紀念文章

讀完,深覺 Steve Jobs 最強是管理(不是傳統的管理),他看見遠景,但驅動大家幫他,夢想如此強大,他威逼利誘幾近變態,造出市值最高公司,如果他不死,Google 應沒有現在領導聲勢。

深覺得 Steve Jobs 會做戲,是個大導演,感嘆每個人都看不到他的願景,除了 Jony Ive,所以 Jobs 對他特別好。

【導演的工作是什麼?】
他既不太懂攝影也不太懂特效,演戲沒有演員好、劇本不見得會寫... 那爲何要有個導演?因爲他心裏有個畫面,在他還沒驅動所有技術人員拍攝出來之前,沒人知道那畫面是什麼。

戲沒上映前當然要保密,但這團隊這麼大,如何能保密呢?他建立了「全部人跟我報告」的環狀組織(反映在新蘋果總部),他自己當所有事情的 Hub。

Apple 的 “每個人都不准泄密只能跟我報告” 總部 (Image credit)

他是好導演,戲多、叫好、叫座,當然也有幾齣不太賣座的,就成他下一部片的素材。

印象中,導演總是暴怒、摔本子、教戲、悶聲不響…,他們就是執行長啊。

▮ 導演有很多不同的風格:

  • 希區考克擅長計劃不發怒,片子開拍以前所有文件準備妥當,現場他總是一臉無聊。
  • 王家衛甚至沒劇本。
  • Stephen Spielberg 是技術派導演,磨特效多過磨戲。
  • 李安我覺得他花更多時間吃透那故事,而不像別的導演花很多時間想畫面。

▮ 導演跟導演式執行長有什麼相似處?

他們深諳人性,比如 Stanley Kubrick 的《2001太空漫遊》,當時世界上沒人拍出那麼「像」的太空世界,當他拍出來,大家都瘋狂了。

如果特效指導說:「不可能拍出無重力啦!」,就簡單搭個太空船場景但人人都穩穩走地上,只要畫外音廣播:「本太空船已經開啟人造引力!」即可,但效果完全不同了。

Stanley Kubrick 不會在無重力上妥協,他知道什麼是「驚人關鍵」(Wow factor),否則每部電影不就是兩小時的影片嗎?但加進幾個 Wow factors,戲就有爆點,長此以往,你就成了大導演。

▮ 大導演加什麼 Wow Factors?

  • 希區考克加了緊張;
  • Stephen Spielberg 加了驚悚;
  • David Linch 加了詭譎;
  • James Cameron 加了科技;
  • 王家衛加了色彩氣氛;
  • 徐克加了華麗荒謬打鬥;
  • 李安加了緊密故事線和華人專有的玄。

▮ 如果沒有自己 Wow factor 呢?

你記得 Alfonso Cuarón 嗎?他拍了《烈愛風雲》、《人類之子》、《哈利波特﹣阿茲卡班》… 得過奧斯卡最佳外語片獎!

什麼?你不記得?

是的,沒人記住他,為何?這幾部片都符合觀眾需求、都很美、都符合出錢人的需求,但是,它們的 Wow factor 不一致。

▮ 如果偷了別人的 Wow Factor 呢?

當然 Wow factor 可能不是你的,而是 “致敬”的(絕大部分的不知名導演都這麼做)。

張藝謀是西安鄉下窮孩子,他的《大紅燈籠高高掛》有美麗色彩,但那是從旅遊書裡偷來的中國元素,並不屬於他,他讓全世界看見以前未知的中國,他紅了(是的,偷來的也可以紅,看職場文章常常有人抱怨 “都是我做的被主管偷了” ,但是升遷的是主管…)。

在我看來,他不被官方核准而低成本偷拍的《秋菊打官司》裡面那種陰暗、淩亂才是屬於他的 Wow Factor,才感人。

可惜他位居廟堂,沒勇氣面對自己真實的出身,他極力追求華麗,得到了俗艷,賺了大錢,但他終究是西安片場的道具美工,他有的那種杜拜式的暴發戶買鍍純金超跑的眼光,造就了《滿城盡帶黃金甲》的悲劇,大導演成了三流導演。

▮ Wow Factor 美或醜

Wow factor 不見得市場買單

  • 侯孝賢的「異鄉人」式的冷漠疏離;
  • 蔡明亮的悲觀;
  • 大陸導演賈樟柯的那種近於紀錄片的寫實。

觀眾雖然不喜歡,但影展喜歡,他們的 TA 是影展評審而非觀衆。

坎城影展評審多看到電影的社會責任之類的社會主義觀點,比如當年《兒子的大玩偶》那種社會寫實劇情片,目的是要透過小人物觀點表達出當時社會悲情,幾十年後,它確實記錄了當時台灣社會狀況。

悲情可不是記錄社會唯一角度,陳國富《只要為你活一天》,現在再看也很代表了當時社會年輕人,但鏡頭很美。

《愛蜜莉的異想世界》裡面充滿了小人物的樂觀和小確幸,法國不窮苦,但我相信蔡明亮就算拿到法國公民,也能在巴黎找到李連杰在《鬥犬》裡的那種妓女站街的暗巷吧!

不過,沒人想看你透過你憂鬱症的、悲憐的灰色眼鏡看到的世界,所以,這種 Wow Factor 只能吸引西歐富有歐洲社會主義傾向國家具有悲天憫人情懷的左派評審,求仁得仁。

▮ 管理者反思 Wow factors

不論你是導演或是「導演式的執行長」,你一定能在你的管理中加入一些Wow Factor,但不能是偷來的,而是得真的反思過,放大你的強項去做這場戲。

  • Steve Jobs 不會演一個好爸爸式的溫情執行長,他不擅長;
  • Jeff Bezos 聰明絕頂、機關算盡,我想 Amazon 沒人敢惹他;
  • Elon Musk 有無限的拼勁,哪個員工敢偷懶?

Tim Cook 接手了 Apple ,直到現在 (2018) 還看不到他的 Wow Factor,我猜他很清楚他無法導出 Stephen Spielberg 式的《大白鯊》或 Luc Besson 的《霹靂煞》,或許小津安二郎還蠻適合他,但如果他與 Jony Ive 合作的 Wow Factor 僅是如此,蘋果終究得朝向 SONY 那樣的「擅長做得又小又精緻」的「清朝工匠」式終點走去 — — 「功夫驚人,缺創新價值」。

我猜,這就是 Steve Jobs 最終盤算,既然沒人能做得更好,就請儘量維持下去吧!蘋果終將會變平凡,但最後一刻總得放手。

PS:清朝多俗豔,匠人受文字獄影響不敢鑽研學問,能在橄欖核上刻一艘船能得朝廷獎賞,故清朝藝品多精巧無思,不論故宮內繪鼻菸壺、難做的「轉心瓶」、華麗沒留白的旗人風格琺瑯彩等。最令人不敢苟同就是北京故宮裡一系列慈禧太后的「大雅齋」類似客家花布的瓷器,與「雅」字相去甚遠。
2018/07/03 回頭看當時文字,由於最近正在看《我就是品牌》以及行銷大師 Kotler 的新作《行銷4.0》,才發現這 WOW factors 就是品牌塑造。品牌就是兩極分化,人人都喜歡就不是品牌,品牌就是要讓討厭你的人討厭你,支持者會幫你回嘴,強化支持度!
分享給朋友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