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學與老師的新組合

如果我撿到神燈,飛出精靈,祂問我:“我可以幫你實現一個願望”!“ 喔!我的願望是,希望你能實現我數不盡的願望”!

Photo by Etienne Girardet on Unsplash

如果爸媽只讓孩子學一個才藝,要學什麼呢?

我覺得,不用學會音樂、手工藝、財商、珠心算、速讀、超強記憶法…,而是學會 “學習”,這讓我能自學所有其他才藝。

知識已是基本人權,你會應用你的人權嗎?

接觸網際網路的能力讓我們隨時有機會接觸到各種資訊,從前這些資訊要不你得花費上萬元買一套百科全書,要不得清早起來去圖書館佔個位置,要不你得去借微縮膠片,在典藏單位專屬的機器上閱讀,但現在,拿起手機就可以拿到。

所以有人說,上網跟水、電、瓦斯一樣,是基本人權,沒錯,當你無法聯網,你跟旁人的差異就太大了。

但是,有些人的瓦斯爐只用來煮泡麵,有些人的瓦斯爐可以養活一家大小,網路、知識獲取也是你的基本人權,你用來泡麵還是用來煮大餐呢?

老師的新角色

在這種 Internet 是基本人權的時代,教育方法也應該適應 Internet 來修改。如果上網可以找到的都不用在學校裡教,那可能大部分老師會一夜失業吧!

這次疫情,有些縣市政府推出國中小學共通課程,每一科有一位老師將內容講給全市學生聽,那原本的老師要做什麼呢?如果那位講得最好的老師透過政府媒體解決了大部分學生的問題,那麼那些沒這麼優秀的老師要做什麼呢?

例如之前我搞不懂比特幣、區塊鍊,是因為講解比特幣的人都是用科普的方式介紹給小白看,如果你真的要在這行業進行企劃,比喻是不夠的,你得懂它到底幹什麼,結果,執教北京清華附中的 YouTuber — 理化老師李永樂,他的講解真的讓我理解了,能在一集 YouTube 裡面講清楚這麼複雜的系統,我感嘆,假如我國中時理化老師是他,我應該會讀理組而不是文組!

就像沒電視的時代,各地都有歌仔戲團,但電視出現以後,叫得出名號的就剩楊麗花和明華園了,其他的除了在廟會時請來表演,生意會變很差,等到酬神改成用投影機播電影,這些小型歌仔戲團還能生存嗎?

假設政府的共通課程找了李永樂老師,學生發現他比自己老師強多了,或許共通課程就持續辦下去,而其他老師,就像小型歌仔戲團,就洗洗睡吧?

如果真有這一天來到,不管影片講得多好,孩子還是需要人關懷、需要人看懂他哪裡不懂,不懂的原因是什麼。這種 “因材施教” 才是教學的本質。

原本太多的教學、行政工作,讓老師沒時間精密地管理班級,但如果抽去教學行政事務,老師專注的來關懷、導引學生,才是學生的福氣。

從前老師負責教,未來老師負責觀察學生如何學,這是個很好的轉變。

你的知識獲取系統

學生學會 2 件事,就可以自己學習一切了:

  • 興趣和動機:沒有興趣是學不好的,但傳統教育完全不在意這件事,但這事情無比複雜。
  • 知識獲取系統:雖然它也很複雜,比起產生興趣動機,是比較容易規格化的。

SIMPRO 是這幫助學生解決第二段,建立自己的知識獲取系統,就像:

  • 網路使用能力:以後可以找到任何知識
  • 基本識讀能力:以後可以讀懂所有人類記載的知識
  • 專案學習能力:以後可以組合知識解決問題
  • 知識連結能力:以後可以組合出自己的知識樹產出新的知識

然後,孩子就可以悠遊在知識的大海了,既然他已經學會了學會一切的基礎,也有學會一切的動機,家長們,我們也可以洗洗睡了。

分享給朋友

Similar Posts

歡迎來聊聊!提出想法,一起成長,或是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