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根本

摩西角面像(來源

小時候我很愛畫圖,上課不聽,但是課本的每一塊空白都畫滿了飛機汽車什麼的,老爸說,那你去學畫吧!於是我到家對面的一個畫室學畫去。

老師給我一塊畫板和鉛筆,要我畫摩西角面像,他說 “你就用比較的,看這一塊跟旁邊那一塊哪個顏色比較深” ,然後就把我丟在那裡讓我畫上幾個小時。從好玩的飛機大炮變成畫無聊的黑白比較,這個課我好像只上了一個月吧,從此對師大美術系不太感冒(老師是師大的)。

國中畢業時,又去跟隨了一位名家,她是一位身形消瘦的氣質媽媽,經常環遊世界各地作畫。去的時候老師給我一張紙,給我一個大白菜要我畫作為考試,於是我把大白菜當作摩西一片葉子一片葉子的比較,交卷時,老師說 “觀察力很好” (我想是一種經過修飾的貶義詞),於是開始了我跟隨名家的過程。

名家自然不同,很有 “文人畫” 的感覺,也就是說她畫得很棒,但是我搞不懂為什麼。每次老師幫我改畫,她拿起水彩筆,沾點水彩,在我的畫面上畫了幾筆,然後看著我說 “嗯?”,於是我就假裝懂的拼命點頭。

這令我想到當年菩提祖師在孫悟空腦袋上敲了三下,於是孫悟空就半夜跑到老師房間去,終於得到成為齊天大聖的事情。我想我不能成為齊天大聖了,因為我連老師的 “嗯?” 都聽不懂。

直到高中畢業去補習班學畫,那老師在最後一堂課說:“你看這摩西像的光線是從右上方來的,所以朝向右上方的面特別亮,側面的比較暗,背面的就更暗了” 他又說 “可是最暗的不是完全背光的地方,是吧,因為最暗的地方有從牆面的反光” 。雖然沒有成為齊天大聖,但是畫圖畫到18歲,我終於知道,原來寫實繪畫就是在畫 “形狀” 、 “光線” ,和 “色彩” ,所以不要先觀察石膏像,而是要先觀察周圍的環境!

扣掉學前6年,這個 “根本” 我花了 12 年才領悟。這老師也是師大美術系的,我對師大美術系又改觀了。

那天回家的路上,我一直在想,為什麼這個老師能夠發現事情的 “根本”,而我不行呢?要怎麼樣才能學會這個找到根本的能力呢?


一直到現在,我對於理解事情都是要“先了解根本”,比如:

  • 我不願意從新約開始讀起,而是要從聖經的第一頁開始讀起
  • 學英文,我去找到美國人教導新移民的文法書,從第一頁開始讀起
  • 學經濟學,不是從林林總總的經濟學普及讀本開始,而去讀Adam Smith的《國富論》

而且,每碰到一個新東西,我就想 “這東西是用什麼原理發展出來的” ?比如有一次不小心玩到微軟的 Project ,才發現它背後有一大套專案管理的知識,後來還去上了專案管理的課程。

當然,也遇到很多產品是拼湊而成的,比如說如果拿微軟的 Outlook 來管理時間,可能會管理的一團糟,因為我從 Outlook 的背後看不出它有什麼理論基礎,開發團隊本身應該就是不懂時間管理的人吧?!

上次學太極,這位老師是從原理來教,而太極也是一套用腦筋思考的運動,很合胃口,如果老師沒法提綱挈領,學生也學不好吧。

看了這個,我終於知道為何我的數學學不好了!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6-thinker.blogspot.com on August 17, 2017.

分享給朋友

Similar Posts

歡迎來聊聊!提出想法,一起成長,或是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