惠台 31 買辦

北京中關村創業大街,蕭條了些,去這裡機會已經不太大了

跟某大陸加速器談。

是個老者,兩鬢斑白,名片是「XX新創加速器」、「國家級創新創業比賽評委」,他的年紀在大陸年輕化的新創 OK 嗎?

原來,他是台灣人,以前是幫台灣企業申請政府補助的寫手,在大陸四級城市成立了新創加速器,因為「惠台 31 政策」是達成上頭指標的機會,回台灣吸引新創。

想起民國初年十里洋場的「洋買辦」。

洋買辦們,會講洋文

四級城市發展差,難以吸引人才,他就當公辦比賽評審,想請老師推薦學生團隊加入。「但老師也不想為結果負責,成效不好」。

我告訴他大陸知名學生比賽平台 China Thinks Big,每年上萬學生加入海選,員工不到30人,全靠網路。

「這個不行的啦!老師會舉才是因為自己可以達成業績、升官,民間比賽沒有這動力。」中年人去了大陸常出現這種「啊!你不懂啦!」的口吻(但混得好的無此問題)。

我沒跟他說的是:

  • 平台已很成功,不是運用政府力量,而是拿到上市公司資金,已經是中國最大的 Project Based Learning。
  • 老師不為了升官發財通常也願意幫學生,至少我在北京的老師都很熱心。

他是政府公文解讀高手。因政府補助案寫手背景(也可能只是想表示關係好),從官員角度來說明一切。但他沒發現 — — 假設全中國每個縣市(鄉級不算約 3200 個,算上約 4.3 萬個)都有 5 個加速器提供新創輔導時,「新創都不夠用了」(假設3200市 x 5加速器 x 5家進駐 = 8 萬個新創團隊!),中規中矩是搶不過條件更好的城市。

他不是社會觀察家。大陸遠比台灣管得鬆,民間實驗空間巨大,政府嘴上說得緊,實際上觀察你、任由你,直到它知道你在做什麼、看出利弊後,才出手干涉,在正規化之前,有大成長空間。

這些放手只能說不能做,更不在公文裡說!

聊完他要回台南,來自台灣失勢前總統故鄉,在大陸失勢前主席故鄉打拼,很困難的條件(政治不正確),但還是說「我很好」,告訴台灣新創「來我這裡比台灣好」。

不禁想到在某些場合遇到的台灣傳統商人,喝酒、做戲、唱歌,還會吟詩不忘做生意,本來是文藝青年,在酒場「長大」了,酒場江湖一直沒變,世界早就不一樣了。

當他們來用「惠台 31 政策」招募新人時,這些新人就是要來取代他們自己的。

看著他單槍匹馬走南闖北的背影離去,憑著對舊世界的認識操作新世界,可惜在變化快速的時代,「學經歷」貶值,「學習力」升值。

即將打敗他的,不是可見的對手,而是駕著微信的新騎兵,他可能到最後一刻還想不通。

分享給朋友

Similar Posts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