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管什麼自律,做你自然就在做的事

知道棉花糖實驗嗎?給孩子棉花糖,15 分鐘忍住不吃可得 2 個,最終那 30% 通過者有更成功的人生,證實自律者成就更高。等等!你確定這個超過 50 年的結論現在還管用嗎?

Photo by Haley Owens on Unsplash

從這個實驗所說的自律,表示他可以克服一切去做苦差事。

棉花糖實驗說能自律的孩子成就比較高,剛開始我是深信不疑的,我的孩子不是那非常自律的 30% 孩子,讓我非常煩惱。

這個暑假哪裡都去不了,於是我第一次在課業上對她揠苗助長,在暑假即將結束前,我突然想:這研究在那個時代很棒很合理,但在孩子長大那個時代,例如 10 餘年後,是否還是這樣呢?

為什麼 20 世紀自律者為王?

上班充滿了很多苦勞,你進一家公司,從基礎做起,通常做的都是無趣的事,例如會計事務所要去查帳、工業設計師要把主管手繪的圖轉成 3D… 會計師是一件運籌帷幄的工作,但查帳非常無趣;工業設計師可以做出喜歡的產品,但建 3D 模型非常無趣。

假如你成為一個不錯的小主管,老闆讓你升任,前提是讓你輪調整個生產部門,於是你要去管機構設計、模具設計、模具開發、原料進貨、工廠管理…… 沒有一個跟你的設計美感專業有關,但能得到更高薪水。

學校這個職業訓練所也比照職場辦理,當你每科都能達到高分時,你就能上名校,上了名校,你就有進入前幾大企業的,人生的快速通道。

所以自律的孩子獲得 “成功”?他忍住自己對喜好的衝動,去做大組織的螺絲釘,身為一個好螺絲釘,他的薪水越來越提高,於是在棉花糖實驗數十年後,這些孩子上更有名的學校、進大公司、升任更高職級、薪資更高、住更大的房子…,所以我們說他們成功了。

為什麼主管薪資高?

如果你當過主管,就知道主管在做的事情也是繁雜而無趣的,主管可以說是一位導演,他想運用更多人的時間和能力來達成他自己的目標,團隊經歷計畫、執行、反思、修改計畫、再把這一輪迭代一次又一次,逐漸達到想達到的。

因為人的複雜,這些事似乎不得不由一個人來管,才能夠靈活,而這個人得要熟悉一切,又有經驗才能運籌帷幄,這樣的人當然值得高薪!

ERP 是個取代主管工作的虛擬企業

我以前在本土企業上班時,就算是大企業,也都如此運用主管的人力,他就是幾位部屬的專案管理器,直到去英商企業,總部在倫敦,不可能總來巡視,他們的方式是用 ERP (Enterprise Resource Planning) 系統來管理企業,前述主管所做的計畫、執行、反思、修改計畫、財務、會計、人事聘用… 都在電腦裏管理,等於在實體企業上架設了一個虛擬企業,這樣倫敦總部老闆們能快速看到數字,遠端管理。

台灣沒有普遍使用 ERP,一方面是價格令人咋舌,隨便都是台幣 500~600 萬起跳,中小企業用不起;另方面,ERP 管理觀念龐雜、修改要寫程式、介面不友善,這樣的產品不但不靈活,員工若沒訓練根本不懂它的好處。

就算企業買得起,但最難是實施,如果員工抗拒使用,系統再好也白搭。

開源 ERP 飛入尋常小企業

我最近在因緣際會下接觸到開源 ERP,具備企業多數管理功能的基本架構免費,付少許錢還可以買上千個針對特殊需求開發的模組,小公司也用得起,跟用 WordPress 架個網站差不多簡單。

另外,這種來自民間的 ERP 修改容易,用簡單工具拖拖拉拉就能因應公司修改,介面也親切,小公司還沒找到獲利方向之前,常常要修改,對它來說也不是問題。

用了這系統,大多數的工作無需主管人力控管,每個同事在家上班無需見面也可知道彼此進度,同步工作很方便。

可惜再好的系統,如果員工都習慣在辦公室跟鄰座說話才能工作的話也枉然,但是因為疫情,事情不同了。

疫情讓用電腦工作成為必然

疫情讓大家都在家裡工作,如果不學會絕大多數工作用電腦就無法工作了,現在就算疫情放緩回公司工作,大家還是習慣遠距的好東西,例如現在就算會議室有幾個人,但線上會議變得習以為常,因為我們在辦公室開會,也用 Google Meet 上線,這樣不同人分享投影機就不用把線拔來拔去了。

如果每個員工都能習慣於使用電腦處理事情,ERP 就更容易導入,ERP 普遍使用,主管的需求就逐漸降低了,對于是否達到 KPI、差了多少達到、問題出在哪個關鍵… 這種數據分析,電腦都做得比人好,分析結果發給團隊,團隊間即可自發運用同儕壓力來管理。

如果有個企業都是用系統來管理,用共識來修改系統,那麼何必把錢拿去付給主管呢?未來還需要很自制的通用型員工來忍耐地做那些沒人想做的工作,只為了升遷嗎?

那麼,努力當個好螺絲釘成為主管拿到高薪,在我們孩子長大的那個時代會是普遍的還是稀有的呢?如果這種 “讀好書考好學校進大公司賺大錢” 的模式不再,孩子的學習方法應該就不同了吧?

別忘了人工智能

先別說人工智能多可怕那個部分,假如 ERP 讓企業流程都上線了,你的工作交出去的下一關不見得是你的同事,也可能是一台伺服器。

Elon Musk 傳聞正在做一台人形機器人,它要做的就是那些人類不想做的事,危險的、重複的、無趣的…,需要自制力的工作不一定危險,但一定是重複和無趣才需要那麼自制。

給你吃糖不需要自制,要你不吃糖才要自制。

大自然給的絕不需要自制,所有需要靠自制來達成的都是人自己創造出來但違背人性的工作,人工智能和機器人就是發明來做這些工作的,我們別讓自己的孩子學到比機器人更自制,就算這樣,被機器人取代是早晚的事。

做你熱愛的事情

也許有朝一日,人工智能承擔了人類所有的苦勞,在那天到來之前,我覺得電腦只會逐漸拿走我們 “需要自律” 那部分工作,但比較難拿走我們 “需要創造力” 那部分工作。

並非每個孩子都能全能地穩定做 “每一件事”,但通常能做 “某一件事”,那就是他最愛做的事,有的是創造、有的是玩樂、有的喜歡畫圖、有的喜歡文學…。

  • 我身為企劃人,覺得運用創造解決問題十分美好,不是苦勞,就算沒上班,我也隨時在有意識地用企劃思維解決問題。
  • 小果在在畫畫上非常自律,不用說就會自己去做,花很多時間找 YouTube 看別人畫的然後自己練習找尋提升方法。
  • 村上春樹每天自發長跑,因為寫長篇小說要有有體力和專注力。

動腦解決問題、枯坐練習繪畫技巧、每天長跑…從別人看起來很 “自律”,但他們心中並不覺得是“苦勞”,那是做他本來愛做的事,心中滿是激情,就不需要 “自律” 了。

但假如村上春樹是為了要每天有耐力 “查帳” 而練習長跑,那他應該就覺得是一種苦勞了,這就需要絕大的 “自律”。

字面意義上,“自律” 就是自己管理自己,實際上老師說你不自律時通常是你不好好做不愛做的事情,就是是你的 “責任”,而非 “愛好”,逃避就得到 “不自律” 的評語。

比如你告訴孩子 “寫程式對你未來很有幫助”,但他只喜歡畫畫,小學生也想不到未來的急迫性,那麼程式課程就是苦勞。

就像要你拿到好吃的糖卻不能吃,這是這個實驗中對自律的定義。

在那種 “多用途員工” 被機器人取代時,時代要的是你能把喜好的事情做到極致,無須跟機器人比拼。

做到極致的人通常是在做自己愛做的事情,他心裡有個衝動想更好不想停下來,為了達成那個結果花很多時間精進都行。

此時,自制力成為最廉價的超能力,實際上它本來就只有在17~20世紀,工業革命之後到 AI 革命之前產生作用,因為要糾集眾人來產生更大的生產力,而在這之前用途不大,在那之後也沒用了。

真的會被取代嗎?

孩子的未來建立在兩種不同的假設之下:

  • 假設一 | 電腦沒什麼好怕的:ERP 和人工智能很難取代多數工作,還是要靠自律的人。
  • 假設二 | 電腦對職場威脅很大:ERP 和人工智能會很快地取代大部分無趣工作,別浪費時間學無趣的技能。

當我們在乎孩子能不能每科拿高分時,表示我們同意 “假設一 | 電腦沒什麼好怕的” ,學校基於此假設為企業訓練 “多用途員工”,每科都不錯的人拿到好成績、進入好學校、獲得好工作,這表示如果你的孩子未來想進入好企業賺大錢,那麼不喜歡的科目也得勉強有 80 分,你得逼著孩子克服所有的無趣。

但這種假設十分危險,你可以回想,最近這幾年有多少資訊新科技高速替代前一代?

  • 智慧型手機花多久時間取代電視、錄影機、傳真機、市話、遊戲機、遙控器、收音機、照相機、BB Call…?2007 年,至今 14 年。
  • 虛擬貨幣花多久時間成為大筆資金出逃的方向?2009 年,至今 10 年。
  • 數位化交易花多久時間讓華爾街的交易員不再比手語交易?2004 年,至今 17 年。

就我所見當前的資訊科技運用,我相信取代的速度很快,因此我支持 “假設二 | 電腦對職場威脅很大”。

假如你也同意,了解電腦很快會搶走多數無趣工作,那麼對孩子的教育方針就不該把有限的專注力拿來培養抵抗無趣的自制力了。

如果那個棉花糖實驗放在現在,追蹤 20 年後,我相信這次,忍住不吃糖的孩子沒這麼多優勢了。

分享給朋友

Similar Posts

歡迎來聊聊!提出想法,一起成長,或是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