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是人類歷史下一步?

MetaVerse 熱門,但所有解釋好像都不對,有人說它像遊戲(或任何其它事物),但祖克柏說:“它是一部分,但不只!”,其實歷史已經講到它了,讓我從一本老書談它!

一張票可以看六部電影的二輪戲院,讓你不停切換各種戲劇邏輯,早上可以看到晚上,這也是一種元宇宙Photo by Denise Jans on Unsplash

如果你認識癮頭很重的遊戲玩家,有沒有發現他們因為習慣在跟我們不同的世界中,他們說話、穿著、行為都跟“地球人”不同,他們甚至想把那個世界搬到現實世界中,比如 Cosplay,對於非遊戲玩家來說覺得這些穿著戲服的人好怪異啊!

演算法的世界

文明是由“演算法”組成的,這個名詞讓你想到駭客?但在以色列天才歷史學家尤瓦爾・哈拉瑞(Yuval Noah Harari)的著作《人類大命運:從智人到神人》(Homo Deus The Brief History of Tomorrow)中,他對演算法的定義是:

進行計算、解決問題、做出決定的一套有條理的步驟

比如我身體不舒服如何解決?演算法是:“醫院掛號 ➡ 看診 ➡ 付費 ➡ 拿藥”,一點令人害怕的科技都沒有吧?所以,公司、政府辦事的 SOP(標準作業流程)也是“演算法”。

不止生物行為的方法是演算法,尤瓦爾認為,生物本身就是演算法,不僅是那種按照演算法生活的簡單生物(例如蝴蝶一生都按照演算法成長,它不會學習),其實人類也只是比較複雜的演算法!

如果你是電腦工程師可能不同意!大學都開演算法課,它用一系列流程讓電腦能夠分類、搜尋… 等功能,哪有這麼簡單?其實,從尤瓦爾的角度來說,我們用的 App 和其背後的邏輯就是“電腦演算法”,也就是把世界運行的流程由電腦代替執行。

知道自己要怎麼做到一件事,這個演算法不難,但當你要和別人合作一件事時,又有人與人之間合作的演算法。

例如前面的例子:“醫院掛號 ➡ 看診 ➡ 付費 ➡ 拿藥”這個演算法中,要付新臺幣、美金或比特幣呢?

要用什麼幣值,每個國家醫院的規矩都不一樣,說不定台灣某個為美國人治療的專門醫院也規定支付美金,這些規定來自這家醫院的“邏輯”,依照邏輯,它定義出種種演算法,我們不照醫院的演算法,就無法得到治療,所以你一定要同意它。

這個我與醫院彼此同意的“邏輯”是尤瓦爾說的另一個觀念—-“互為主體”。

“互為主體”衍生演算法

群居動物只會跟有血緣的親屬在一起,但人類的國家卻超越血緣。(圖片:ABC News)

多數群居生物的群是以“家”為單位,比如獅群中所有母獅都是同一頭公獅的妻妾,小獅子都是它的子孫,如果一頭年輕公獅成功挑戰獅群裡的老公獅,此時老公獅被趕走,它會收下所有妻妾,殺死所有小獅子,另外生一窩自己的子孫,以維持“群 = 家”。

因為“群 = 家”,這個群體的數量上限取決於公獅的生育力,這樣的群很難超過百名成員,如果另一個群成員更多,會因為戰鬥成員不夠而被打敗。

人類可以統治世界的原因是我們發明了“國家”這個虛擬觀念,藉由“炎黃子孫”這樣的共同祖輩的故事,我們相信路上的人雖然不是我家人,我連他叫什麼都不知道,但他跟我同一個國家,我們可以同仇敵愾,一起對抗“外國”。

有了“國家”,人類族群大小不再受到個人生育能力的限制,而是可以發展到無限大,打敗所有“群 = 家”的生物。

那還不簡單?黑猩猩應該也可以成立一個國家啊!

尤瓦爾認為,只有人類的大腦具有這個“被教育認同一個抽象概念”的能力,這種藉由教育(說故事)來產生的族群認同,他把它叫做“互為主體”(intersubjective)。

錢就是“互為主體”!

為什麼在古代,貝殼、銅、銀、黃金這種海裡、土裡挖出的(無法用來維持溫飽的)東西可以拿來換(人類賴以生存的)農作物、肉類?因為有個故事讓每個人都認為 貝殼、銅、銀、黃金是有價值的。

試試看帶著狗去用 100 元買一塊肉,再讓它在 100 元鈔票和那塊肉之間選擇,它會選擇錢還是選擇肉呢?狗很清楚肉可以讓它吃飽,但錢太抽象了,所以錢有價值只是個故事,只有人類懂得。

例如,從前內陸族群覺得貝殼很稀有願意跟你用打到的飛鼠交換,但在四面環海的台灣,如果你到海邊吃一客海鮮大餐後拿出貝殼付錢,你會被報警抓走,因為貝殼不是你和老闆都相信有價值的東西。

不止錢,國家、公司、學校、電影、遊戲… 都是一種“互為主體”,它們都是人虛構出來的世界,而且每個虛擬世界的規矩都不同,例如《阿凡達》拍攝前,導演做出五百多頁的一本書在設定這個虛擬世界的邏輯關係,就是要讓電影有說服力。

當你看完阿凡達時,說「我覺得 XXX 不合理啊!」當你說這句話時,你不是用真實世界的邏輯來看它,而是在那短短的電影播放時間,你已經“入戲”切換到阿凡達的邏輯了。

人類擁有這個能力,快速從一個互為主體切換到另一個,快速重新安排腦中的邏輯為新邏輯,這就是“入戲”咯!

這樣可以解釋遊戲玩家為什麼怪怪的,因為他花了太多時間沉浸在遊戲這個虛擬世界(互為主體)裡,入戲太深一下跳不出來啊!

永遠入戲的元宇宙

矽谷知名創投“A16Z”(Andreessen Horowitz)創辦人 Marc Andreessen 說過一句非常知名的預言:

軟體吞噬一切 Software is eating the world

這世界正在快速的軟體化,終有一天,世界上大部分的事物都會搬到軟體的虛擬世界去。例如:

  • 從前到號子買賣股票、後來用電話下單、現在用手機按兩下就可以買賣美國股票了。
  • 從前發公文給別人最快的方法是傳真,現在手機打字分享給對方就好了。
  • 從前發名片趕快放進名片盒,現在名片不用存,重要的是用手機加 Line 和 Facebook。

號子、傳真機、名片印刷的廠商市場都突然間消失了,就是因為被軟體吞噬了,軟體可以隨時帶在身上,是因為人人擁有智慧型手機。

那還有什麼 已經/即將 被軟體取代?桌上電話、皮夾、掃描機、去店裡吃飯、固定位置的辦公室、會議室… 有一天,只有吃、睡、動這些事情得要親自做,其他都可由軟體代勞。

任何事物變成軟體,就很容易跟其他軟體互動(例如你要用 Line 把手機圖片傳給朋友時,那些圖片是由手機相簿提供的,而不是 Line),所以虛擬環境裡每個應用很容易互相打通。你沉浸在工作虛擬世界,工作完成後沉浸在遊戲虛擬世界,要找朋友聊天時沉浸在社群虛擬世界,軟體和軟體之間切換很順暢,根本無需回到真實世界,你在不同虛擬世界切換只是快速切換“互為主體”的邏輯,適應在不同世界的“當地”演算法。

這就像,台北市通化街有一家「湳山電影院」,一張票可以看 6 部二輪電影,早上進場一部接一部地看,只有中午收票員幫你在手上蓋個章出去吃飯,吃完回來繼續看,等到全部電影都看完出門已經天黑了,這時突然有“恍如隔世”的感覺,這不就是一個“電影元宇宙”?

有沒有像湳山電影院一樣的軟體虛擬世界?有,就在你的手機裡,只是你不能隨時沉浸在手機裡(但可以增加看手機的時間和次數),你還有一部分留在現實世界(物理世界)。

如果在現實世界張開眼睛就看到虛擬世界的事物疊加在上面,比如你戴上眼鏡,吃早餐麥片時上面會跳出卡路里,不用手機也可進入虛擬世界,那時真實和虛擬就沒有分界線了,這就是祖克伯的元宇宙了。

  • 元宇宙是遊戲嗎?不止,它是好多個虛擬世界,包括遊戲、工作,以及一切。
  • 元宇宙就是很多個遊戲嗎?不止,遊戲只是你看到的那一層光影互動,實際上遊戲給你的是背後的互為主體的邏輯,這邏輯可能起源於哲學,當你切換遊戲時,就是切換互為主體。
  • 元宇宙就是 AR/VR 眼鏡嗎?不止,眼鏡只是讓你可以隨時待在虛擬世界裡,而很多人在裡面建立的互為主體才是你願意待著的原因。
  • 加密貨幣、NFT 就是給元宇宙用的嗎?不止,假如臉書自己打造元宇宙,它可以自行發行貨幣,何必這麼麻煩用加密貨幣或 NFT?加密貨幣和 NFT 與另一個觀念“Web 3.0”更相關,它跟元宇宙常常被混淆但不相等,但“加密貨幣”不等於“元宇宙”。

雖然馬斯克嘲笑祖克伯說沒人想整天把螢幕戴在臉上,但如果有一天,有一種技術可以讓你舒舒服服無感地享受沉浸式世界時,我們連手機都離不開,更別說離開元宇宙了,那就是永遠入戲,沒辦法出戲的一天。

它就像有無限多個播映廳的電影院,要看完所有電影,得花一輩子。

分享給朋友

Similar Posts

歡迎來聊聊!提出想法,一起成長,或是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