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一個普通父親的未來遺言:當歷史不預表未來,我能告訴你什麼?

你是父母嗎?從前父親指導孩子未來,但現在世界總在還沒站定時就向前跑,快速得無法指導;你是孩子嗎?有些「基本學習」在你還沒方向時可以紮馬步以後不後悔。

我做燉飯,孩子幫忙,他問燉飯有什麼不同,我說燉飯是西班牙作法,然後我們展開一個下午的對話。

如果這個下午是我們僅剩的一次相處,我要跟你說什麼?

從西班牙燉飯開始的一段父親叨叨絮絮 (by Cel Lisboa on Unsplash)

西班牙跟歐洲其他地方有什麼不同?

西班牙與法國隔著山,近北非,曾被阿拉伯殖民,人種是黑髮棕膚,與南歐到印度一帶都是閃族人,應該受到東方影響,但西班牙燉飯加進大量海鮮,也因爲是海權國家,被地中海包圍,有這麼多海妖、海神的神話,對海洋躍躍欲試,所以他們發現新大陸。

提到世界,不得不打開大本的地圖來說明語言聽起來怪異的部分(圖:博客來)

爲何是西班牙人發現新大陸?

要到東方貿易,要不就托阿拉伯商隊走絲路,駱駝商隊一路被中亞斯拉夫民族打劫;要不就乘船繞過非洲、東南亞來中國貿易,一路上危險又遙遠才能到世界最大商港福建泉州。

既然傳說地球是圓的,何不往西走試試看呢?成了就找到另一條到中國的路,敗了就掉進「地極」宇宙中。

哥倫布之前為何沒人發現新大陸?

因爲哥白尼根據科學觀察推測地球是圓的,那試試看吧?所以撞上美洲意外發現了新大陸。

歐洲那時代發明了「有限公司」,意思是每個股東的風險僅止於他所出的份子。

我出份子投資,但你不能拿我的錢去亂搞,所以發明了「複式簿記」,沿用到現在的會計記帳法,簿記制度用來協助股東判斷營運狀況。

因為風險可控管,投資人願意出錢支持亡命之徒創業,就算僅 1% 成功機會,反正不會賠上全副身家。

複式簿記與工業革命

要不是有有限公司和複式簿記,工業革命風險也很大,如果風險不可控,誰敢開工廠?

工業革命與資本主義互相推升,從前財富比的是牲口數量,現在比得是誰的知識累積得快。

什麼制度會累積知識?

我想是「學術論文制度」和「專利制度」,新想法透過科技期刊和專利公報告訴其他人,不用人人從零開始重新發明知識,可以站在巨人的肩膀上看得更遠,於是知識累積多的國家用媒產生比牛馬更大的動力。

工業革命也支持船堅炮利,動力船隻不怕無風帶,可以無季節限制的去到更多地方,但船堅炮利不等於帝國主義喔!

那帝國主義哪裡來的?

這些到美洲的冒險船隻帶著達爾文往中美洲群島時,從不同島上食性產生不同鳥類提出《天演論》,他的「適者生存」被政客曲解為滅掉一個國家不再需要理由,「弱者就應該被統治」,配合航海、工業革命,他們打遍世界,所以你要好好學英文。

這跟英文有什麼關係?

因為當時的英國累積最多知識、最船堅炮利、最民族主義,他們帶着英國制度到世界各地,他佔領的國家都使用英語,所以世界上用英語的人最多,寫英語的人也多,絕大部分知識以英文儲存,有了英文你能得到比別人多的知識,進而眼界不同。

電腦系統也都是英文:Windows, OSX, iOS, Android, Unix, BSD 都由美國 — 講英語的國家產生,Linux 雖然來自芬蘭,也用英語,而最多使用的 Ubuntu 版本 Linux 從南非來的,也講英語。

中文的古文也很多知識啊!

在 Internet 之前,人類所有的文字不如現在在 internet 上一日的文字量,而這些文字主要是英文。

爲何寫英文?

因為英文相較簡單,所以最多人會英語(如果我不會中文,現在這年紀開始學,保證學不會)。 internet 產生文字多是英文,不是因爲大家英文好,而是便於溝通,Internet 叫「互聯網」,如果不「互聯」就不用把文字上網,而「互聯」最好的方法是英文。

結論呢?你要像一臺電腦,輸入 → 處理 → 輸出:

  • 輸入:多閱讀站在巨人肩上,英文是知識的門票
  • 處理:用數學邏輯整理學問的方法論
  • 輸出:結構化語言表達能力

雖然我不能告訴你未來什麼工作會存在,但你可能從這裡面發現或發明你愛做的事,先「吃透」它,確定你有說服力爭取到這個機會。


這拉拉雜雜雖然他到底聽進多少?它們在我腦中是相連的知識塊,每一塊來自不同的地方,黏在同一個骨架上不同部位,但我無法告訴他這框架。

今天看到這篇文章:

填鴨式教育悲歌:沒目的性的上進只能自我安慰,無法建構有系統的「知識框架」

有點標題黨,其實文章跟「填鴨式教育」沒關係,重點是「知識框架」,它解釋了為什麼我的話在我是述說一個體系,在孩子卻是一串無意義的老人言。

Science 被日本人翻譯爲「科學」,古代知識不分科,每本書都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所以我想沒幾個人敢說「我懂《莊子》!」,它博大精深到每次看都有新發現。西方人把知識拆成「科」,容易學習,日本人雖這麼翻譯,但他們心知真實世界並不分科,下面這篇好文中讀到日本教科書重視「知識連通性」:

我在國文課本裡面看到颱風與地震環帶介紹還有人口年齡長條折線圖

https://medium.com/@be0ambitious/%E5%8F%B0%E7%81%A3%E6%95%99%E7%A7%91%E6%9B%B8%E6%9C%89%E9%82%A3%E9%BA%BC%E7%B3%9F%E5%97%8E-%E6%81%A9-%E6%88%91%E6%83%B3%E6%9B%B4%E7%B3%9F%E7%9A%84%E5%8F%AF%E8%83%BD%E6%98%AF%E9%AB%94%E5%88%B6-bf3e8113a19e

我發現科別背後連通性,是年輕時有幸遇到一位補習班名師,他教世界文化史時總在黑板上畫一張簡化世界地圖。

我的「知識框架」就這樣互相混合成型:

  • 地理與歷史是一回事:地圖攤開就看到被漢朝趕走的匈奴從河西走廊往西進歐洲,原來待得好好的日耳曼人等蠻族被匈奴趕走滅了羅馬帝國。所以漢朝約等於羅馬帝國時代,歐洲的東方蠻族就是漢朝的西方蠻族,它們是同一件事!
  • 數學與文學是一回事:寫程式就發現世界一切可找出重複模式的都能用數學描述(文科生如我從前以爲只能用文章描述),小時候覺得沒用的數學卻是現代科學的基礎。
  • 道家與企管是一回事:知名企管書《第五項修煉》作者彼得聖吉講麻省理工學院的系統動力學,他曾向國學大師南懷瑾求教,如果你學太極推手,會發現基於道家哲學的推手與企管是一回事。

有些人很有學問,卻不是個好老師,而好老師用各種驗證過的方法教育時,不免得要簡化知識,學生還是需要很多年,建立他自己對世界的認知。

我懷疑他都能懂得時,會不會是我的年紀了,那我跟他說這些有意義嗎?但身爲一個父親,不是那種能運籌帷幄的人物,無法爲他「創造未來」,也無法幫他拉前起跑線,我能的就是告訴你去哪裏得到這些。

叨叨絮絮從腦裡沒參考就直接說了,也許他長大發現太多不對,當他成為強過父親太多的人時,會想起這是父親僅能做的小小心意。

分享給朋友

Similar Posts

歡迎來聊聊!提出想法,一起成長,或是吐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