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教育終於…突然的數位化

企業和學校都遭受了突然的數位化之亂,但學校更慘,從每天一堆自主學習課就知道老師對遠距教學束手無策,為什麼疫情前的演習不好好做呢?

突然之間教室變成虛擬了(Photo by Mwesigwa Joel on Unsplash

去年全世界遭受 COVID 19 時,台灣憑著四面環海的獨特地理環境和對中國的戒慎恐懼,成了疫情之外的孤島,看到別國的緊張,台北市教育局也做過一次遠距課程演習。

一個週六,所有孩子登上 Google Meet,幾十個孩子同時說話,老師喊著別說話,因為過於吵雜,作業聽不清楚,還好沒做也沒懲罰,反正週一就又見面了,到時再問吧!

演習就這樣吵吵鬧鬧地結束了,沒有一個人了解了如何進行遠距線上課程 “反正台灣沒事嘛!” 從上到下都沒把這件事當作嚴肅的事情看待。

接下來,台灣也進入三級警戒了,緊急到來不及再做幾次演習,突然不用到校上學,老師要在一個週末變出課表,孩子到隔週一才知道今天要上什麼,連設備都是臨時拼湊的。

直到在家上課的第四週,“防疫期間課表” 終於跟 “原有課表” 對齊,但也要期末了。

因為不知如何進行期末考,學校發公告不進行期末測試,作業成績佔很大的比例,然後突然之間在週日晚一反公告,說第二天要舉行線上期末考,考試的連結臨時發,沒時間準備,只透過 Line 群組告訴家長,學生被告知時已經是上床睡覺時間了,更為錯愕。

我還是跟平日一樣,要孩子每天把要做的功課抄在聯絡簿上,同樣的時間給我簽名,但孩子也不知為何一直沒拿給我,直到十餘天後追問,才發現每個老師留作業的位置、方式千奇百怪,她實在不知道要如何抄在聯絡簿上…甚至搞不清要在哪裡交作業!

然後我陪她一點一點抄寫、分出不同科目各有幾篇、用 Google Calendar 排定每天補寫功課的時間,她才終於搞懂了怎麼做時間管理。

與孩子朝夕相處一個月,孩子對掌握電腦科技完全沒障礙,什麼 app 拿到手幾分鐘就能玩到比大人強,但老師們則對資訊科技顯得左支右絀。

反向數位落差,每個孩子都做得比老師家長好!

現在如果回到數月前的演習,當時不應在孩子準備去玩的週六花半小時,而是要把他們的數位設備帶到學校,連續幾天在教室裡但全線上上課,老師才有機會在真實狀況調整自己的腳步,知道有什麼不足。

這次,學校、老師的腳步凌亂,導致孩子無所適從,應歸咎主事者的僥倖心態,當時台灣沒事,但身為主管機關可不能這麼想,國軍演習視同作戰,教育局的演習也應如此,這次如果沒有 Google 早提供了 Google Classroom, Meet 等工具,在家上學會變成停學了。

雪梨剛剛又宣布封城兩週,未來,頻頻解封又封城可能變成常態,教育單位該趁此機會把全套做法重新思考,那麼,封城或許成為台灣教育進步的轉捩點!

分享給朋友

Similar Posts

歡迎來聊聊!提出想法,一起成長,或是吐槽